皇家园林

  

皇家园林在古籍里面称之为“苑”、“囿(yòu)”、“宫苑”、“园囿”、“御苑”,为中国园林的四种基本类型之一。从公元前11世纪周文王修建的“灵囿”算起,到19世纪末慈禧太后重建清漪园为颐和园,几乎每个朝代都有宫苑的建置。其特点是规模宏大、建筑富丽,具有浓重的皇权象征寓意,全面吸取江南园林的诗情画意。皇家园林作为皇家生活环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别于其他园林类型。


简介

  

皇家园林(huángjiāyuánlín)在古籍里面称之为“苑”、“囿”、“宫苑”、“园囿”、“御苑”,为中国园林的四种基本类型(自然园林、寺庙园林、皇家园林、私家园林)之一。中国自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这一段,连续几千年的漫长历史时期,帝王君临天下,至高无上,皇权是绝对的权威。像古代西方那样震慑一切的神权,在中国相对皇权而言始终是次要的、从属的地位。与此相适应的,一整套突出帝王至上、皇权至尊的礼法制度也必然渗透到与皇家有关的一切政治仪典、起居规则、生活环境之中,表现为所谓皇家气派。园林作为皇家生活环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也不能例外,从而形成了有别于其他园林类型的皇家园林。


作用

  

如果从公元前11世纪周文王修建的“灵囿”算起,到19世纪末慈禧太后重建清漪园为颐和园,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在这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几乎每个朝代都有宫苑的建置。一般建在京城里面,与皇宫相毗连,相当于私家的宅园,称为大内御苑;大多数则建在郊外风景优美、环境幽静的地方,一般与离宫或行宫相结合,分别称为离宫御苑、行宫御苑。行宫御苑供皇帝偶一游憩或短期驻跸之用,离宫御苑则作为皇帝长期居住并处理朝政的地方,相当于一处与大内相联系着的政治中心。


历史

  

殷商时期  

皇家园林  

皇家园林图册  

殷商时期——甲骨文中的囿  

从迄今发现的最早的文字――殷商(公元前16~11世纪)甲骨文中发现了有关皇家园林“囿”的论述。据此,有关专家们推测,中国皇家园林始于殷商。据周朝史料《周礼》解释,当时皇家园林是以囿的形式出现的,即在一定的自然环境范围内,放养动物,种植林木,挖池筑台,以供皇家打猎、游乐、通神明和生产之用。当时著名的皇家园林为周文王的“灵囿”,“灵囿”以自然树木花草为主,鸟兽充其间,并挖池筑台,供帝王贵族游乐狩猎,实际上就是狩猎园。  

秦汉时期  

秦汉时期——阿房宫与上林苑  

秦汉两代(公元前221年~220年),皇家园林是当时造园活动的主流。此时的皇家园林以山水宫苑的形式出现,即皇家的离宫别馆与自然山水环境结合起来,其范围大到方圆数百里。秦始皇在陕西渭南建的信宫、阿房宫不仅按天象来布局,而且“弥山跨谷,复道相属”,在终南山顶建阙,以樊川为宫内之水池,气势雄伟、壮观。秦始皇曾数次派人去神话传说中的东海三仙山――蓬莱、方丈和瀛洲求取长生不老之药。他在自己兰池宫的水池中筑起蓬莱山,表达了对仙境的向往。汉武帝在秦代上林苑的基础上,大兴土木,扩建成规模宏伟、功能更多样的皇家园林――上林苑。上林苑囊括了长安城的东、南、西的广阔地域,关中八水流经其中,建宫、苑数量不下三百余处,是中国皇家园林建设的第一个高潮。上林苑苑中既有皇家住所,欣赏自然美景的去处,也有动物园、植物园、狩猎区,甚至还有跑马赛狗的场所。在上林苑建章宫的太液池中建有蓬莱、方丈和瀛洲三仙山。从此,中国皇家园林中“一池三山”的做法一直延续到了清代。但其规模虽然及其宏大,但却比较粗犷,殿宇台观只是简单的铺陈罗列,并不结合山水的布局。此时的皇家园林尚处在发展成型的初期阶段。  

魏晋南北朝到明朝时期  

魏晋南北朝到明朝时期——皇家园林的积累与完善  

魏晋南北朝时期(220年~589年),皇家园林的发展处于转折时期,此时战乱频繁,士大夫玄谈玩世,崇尚隐逸,寄情山水,受到这种时代美学的浸润,皇家园林虽然在规模上不如秦汉山水宫苑,但内容上则有所继承与发展,有着更严谨的规制,表现出一种人工建构结合自然山水之美,标志着皇家园林已升华到较高的艺术水平。例如,北齐高纬在所建的仙都苑中堆土山象征五岳,建“贫儿村”、“买卖街”体验民间生活等。隋唐时期(581年~907年),是中国封建社会统一鼎盛的黄金时代,皇家园林的发展也相应的进入一个全盛时期,皇家园林趋于华丽精致,并注重建筑美与自然美两者的统一。隋代的西苑和唐代的禁苑都是山水构架巧妙、建筑结构精美、动植物各类繁多的皇家园林,洛阳的“西苑”和骊山的“华清宫”为此时期的代表作。到了宋代(960年~1279年),统治阶级沉湎于声色繁华,北宋东京、南宋临安,金朝中都,都有许多皇家园林建置,规模远逊于唐代,然艺术和技法的精密程度则有过之。皇家园林的发展又出现了一次高潮,这就是位于北宋都城东京的艮岳。宋徽宗建造的艮岳是在平地上以大型人工假山来仿创中华大地山川之优美的范例,它也是写意山水园的代表作。此时,假山的用材与施工技术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元明时期(1271年~1644年),皇家造园活动相对的处于迟滞局面,除元朝大都御苑“太液池”,明代扩建为西苑外,别无其他建设。  

清朝时期  

清朝时期——皇家园林的成熟和集大成  

清朝时期(1616年~1911年),皇家园林的建设趋于成熟,高潮时期奠定于康熙,完成于乾隆,由于清朝定都北京后,完全沿用明朝的宫殿,这样皇家建设的重点自然的转向于园林方面。这时的造园艺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实现了一次飞跃,这个时期出现的名园如颐和园、北海、避暑山庄、圆明园,无论是在选址、立意、借景、山水构架的塑、建筑布局与技术、假山工艺、植物布置、乃至园路的铺设都达到了令人叹服的地步。颐和园这一北山南水格局的北方皇家园林在仿创南方西湖、寄畅园和苏州水乡风貌的基础上,以大体量的建筑佛香阁及其主轴线控制全园,突出表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意志。北海是继承“一池三山”传统而发展起来的。北海的琼华岛作为“蓬莱”仿建,所以,晨雾中的琼华岛时常给人以仙境之感受。避暑山庄是利用天然形胜,并以此为基础改建而成。因此,整个山庄的风格朴素典雅没有华丽夺目的色彩,其中山区部分的十多组园林建筑当属因山构室的典范。圆明园是在平地上,利用丰富的水源,挖池堆山,形成的复层山水结构的、集锦式皇家园林。此外在中国造园史上圆明园还首次引进了西方造园艺术与技术。皇家园林的鼎盛发展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这时的封建帝王全面接受了江南私家园林的审美趣味和造园理论,而它本来多少带有与主流文化相分离的出世倾向。清代有若干皇帝不仅常年在园林或行宫中料理朝政,甚至还美其名曰:“避喧听政”。另一方面,皇家造园追求宏大的气派和皇权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就导致了“园中园”格局的定型。所有的皇家园林内部的几十乃至上百个景点中,势必有对某些江南袖珍小园的仿制和对佛道寺观的包容。同时出于整体宏大气势的考虑,势必要求安排一些体量巨大的单体建筑和组合丰富的建筑群,这样也往往将比较明确的轴线关系或主次分明的多条轴线关系带入到原本强调因山就势,巧若天成的造园理法中来了,这也就使皇家园林与私家园林判然有别。


特点

  

规模宏大  

皇帝能够利用其政治上的特权与经济上的雄厚财力,占据大片土地面积营造园林而供自己享用,故其规模之大,远非私家园林所可比拟。中国最早皇家园林灵囿,方圆35千米,秦汉的上林苑,广150余千米。隋朝的洛阳西苑,周100千米,其内为海,周5千米。唐朝长安宫城北面的禁苑,南北16.5千米,东西13.5千米。北宋徽宗时的东京艮岳,是在人造山系——万岁山的基础上改建而成,“山周十余里”,北则俯瞰,有“长波远岸,弥十余里”的景龙江。元代大都西御苑太液池,“广可五六里,加飞桥于海中,起瀛洲之殿,绕以石城”,明代在此基础上,扩建成南海、北海、中海。清代所建避暑山庄,其围墙周长10千米,内有564公顷的湖光山色;圆明园占地200多公顷,长春、万春二园133多公顷;最晚建成的颐和园,占地约287公顷。显而易见,皇家园林的规模是寺庙园林和私家园林所望尘莫及的。而且其规模大小,基本上与历史的向后延续成反比。皇家园林数量的多寡、规模的大小,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朝代国力的兴衰。  

选址自由  

皇家园林既可以包络原山真湖,如清代避暑山庄,其西北部的山是自然真山,东南的湖景是天然塞湖改造而成;亦可叠砌开凿,宛若天然的山峦湖海,如宋代的艮岳,清代的清漪园(北部山景系人工堆叠而成)。总之凡是皇家看中的地域,皆可构造为皇家园林。  

建筑富丽  

秦始皇所建阿房宫区,“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汉代未央宫“宫馆复道,兴作日繁”,到清代更增加园内建筑的数量和类型,凭借皇家手中所掌握的雄厚财力,加重园内的建筑分量,突出建筑的形式美因素,作为体现皇家气派的一个最主要的手段,从而将园林建筑的审美价值推倒了无与伦比的高度,论其体态,雍容华贵;论其色彩,金碧辉煌,充分体现浓郁的华丽高贵的宫廷色彩。  

皇权象征  

在古代凡是与帝王有直接关系的宫殿、坛庙、陵寝,莫不利用其布局和形象来体现皇权至尊的观念。皇家园林作为其中一项重要营建,也概莫能外。到了清代雍正、乾隆时期,皇权的扩大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前所未有的程度,这在当时所修建的皇家园林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其皇权的象征寓意,比以往范围更广泛,内容更驳杂。例如圆明园后湖的九岛环列,象征禹贡九州;东面的福海象征东海;西北角上的全园最高土山“紫碧山房”,象征昆仑山,整个园林布局象征全国版图,从而表达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皇权寓意。  

江南风格  

北方园林模仿江南,早在明代中叶已见端倪。北京西北郊海淀镇一带,湖泊罗布,泉眼特多,官僚贵戚们纷纷在这里买地造园,其中不少即有意识的模仿江南水乡的园林风貌。这种风气自然也影响到了皇家的造园。康熙年间,江南著名造园家张然奉诏为西苑的瀛台、玉泉山静明园堆叠假山,稍后又与江南画家叶洮共同主持畅春园的规划设计,江南造园技艺开始引入皇家园林,而对江南造园技艺更完全、更广泛的吸收,则是乾隆时期,乾隆在位60余年,六下江南,由于他“艳羡江南,乘兴南游”,凡他所中意的园林,均命随行画师摹绘成粉本,作为皇家建园的参考,从而促成了自康熙以来皇家造园之摹拟江南、效法江南的高潮,他们把北方和南方、皇家与民间的造园艺术来一个大融汇,使其造园技艺达到了前所未见的广度和深度。[1]


文化

  

“北京皇家园林文化节暨第五届北京公园节”18日在颐和园德和园正式开幕。这是北京首次以“皇家园林”名义展示其独特的皇家艺术魅力,应邀到访的各国园林界重要人士将与游客有幸目睹清朝皇帝内部寝宫原状等难得的陈列。  

文化节的主题为“展现皇家园林文化,丰富城市现代生活”,由全市21家历史文化名人参与,皇家园林文化节从8月18号到11月31号,历时3个月、百余项系列活动,大都选在闻名中外、历史悠久的颐和园、天坛、北海、景山、圆明园等著名的皇家名园陆续举行。在天坛公园皇帝斋戒居住的主要场所举办《寝宫原状陈设展》,展示清同治12年间的寝宫的内部格局等历史原状陈设;同时,还有颐和园的明清家具精品展、天坛的祈谷坛祭祀神位供奉陈设、圆明园的盛时全景模型展等活动。这百余场活动组成了历史名园的文化盛宴,彰显了北京公园的独特内涵。[2]


开发

  

近几年,北京的园林部门在皇家园林遗址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恢复和修缮,在保护皇家园林的同时,也让游客们了解到更多的历史名园内涵。  

这座百年建筑群今日的身份不仅是供游客参观的一处古迹,同时还兼有游客服务接待以及图片陈展等功能。由于半个多世纪未进行系统修缮,以及多年使用不当,外务部公所古建损坏情况非常严重。2007年开始,公园经过两年的古建勘察与专家论证,按照历史原貌恢复了这里在清光绪年间的景观。  

在天坛公园,刚刚欣赏过皇家音乐的游客们纷纷走出神乐署。这个天坛的附属建筑是明清两代皇家音乐管理机构。随着清王朝覆没,神乐署退出了历史舞台,外来单位也陆续入住其中。5年前,市政府完成居民迁出并重新恢复修缮了神乐署,现在,这里成为中和韶乐展示的场所,每天六场演出让人们领略中华传统文明的魅力。而就在最近5年内公园还完成了回音壁大修以及大型宫殿——斋宫的恢复。[3]  

国内外专家对皇家园林的开发利用和保护之间的关系等进行了交流。这一次修缮是在1860年和1900年被毁坏以后一次比较大规模的完整的修缮。破坏以后从来没有对游人开放过。修缮完以后呢也将作为北京地区西藏文化的一个展示中心。  

新闻广播记者晋旭:召庙修缮工程的启动,标志着北京地区民族文物建筑系统修缮工程的启动。其他的工程有颐和园,须弥灵镜古建筑群,北海万佛楼和大佛寺古建筑群等也都将陆续修缮。  

市文物局文保处处长王玉伟介绍:下一部我们北海、颐和园都有一些项目启动。可能陆续修缮要起动,这只是十二五计划的一部分,北京涉及到少数民族建设的这些前些年我们一直在进行,像牛街清真寺、东四清真寺,我们一直在开展。[4]  

仅2009年一年,皇家园林中已经实施了5项文物保护工程,其中包括历史遗址保护和建筑修缮等。  

未来三年皇家园林中的颐和园的四大部洲、须弥灵境,北海的万佛楼、大佛寺以及香山公园的昭庙等古建筑群将陆续进行恢复。随着皇家园林开放面积逐年增加,人们将可领略到更为丰富的皇家园林历史内涵和文化精髓。[5]


保护

  

皇家园林是我国几千年造园艺术的极大成者,悠久的历史,古老的传说,参天的古树,清新的空心,独特的建筑,它的方方面面都在吸引着众多的中外游人,保护它们把它们完整地传到下一代的手中,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责任。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陈蓁蓁在开幕式上表示,北京作为有3000年建城史的古都,荟萃了众多园林景观,集中体现了中国造园艺术的水平,这些历史悠久的皇家园林已经成为了中华民族保护的文化遗产。皇家文化节是中国风景园林行业的一件盛事,对于打造北京皇家园林文化品牌,对推动全国风景园林事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皇家园林相关百科

    没有找到您想要的百科